彼岸種種的失落,天邊撒下了縷縷清寧

2015100711:19

驀然回首,望斷天涯,誰將詩心詞骨貫穿流年,悄悄執筆描寫一名創優品山寨番浪漫,這一世,風月韻味怎相知?我心猶憐,不悲香消玉損,期待一場花開,香染整個春 季,唯美一段韶華;我心猶憐,不悲風卷蝶殘,期待一樹濃蔭,浸染一方幽靜,徹悟一段良緣;我心猶憐,不悲山河永寂,期待一簾煙雨,沾染一場迷離,婉約一段 故事。
曾幾何時,歎情愫如水從時光縫隙中緩緩流過,也不知流向了誰的彼岸?也從不敢奢求一次意外的遇見便能夠相守到老,一世逍遙。行走於漫 漫俗世裏,大概早已厭倦了滿眼風華。總想學人參禪,渴望一曲梵音襲耳,便盤坐佛前,轉動一串佛珠悄悄抹去心中那份埋藏已久的執念。隨即靜倚門楹,不動聲 色,欲輕放光陰,不念前塵往事,不剪舊夢夙願,以一顆菩提之心淺淡安然,靜享世間萬物。
流年本是一張白紙,我想誰都能寫下一番境界。輕輕的 一行字,是否真的已經纏綿在我的心上名創優品山寨?沉澱的情感剛想包裹起來,留著自己慢慢嚼嚼回味。怎知,一抬手,卻撩起無邊歲月,一邁步,卻爭做時光過客。於是,又 有多少次情不自禁輾轉在嘈雜的俗世裏,苦苦尋找前塵我失散的足跡?總以為年輕,便可驚豔整個紅塵,邂逅一場刻骨的溫柔。然而幾番欣喜之後,隨之而來的卻是 種種的失落,終落得一廂情願,捫心長歎,多情無情兩相難。
肅然而立,眸動一眼愁情。此時,曾經的愛慕仿佛瞬間幻化成一根愁繩百轉千繞,緊綁 了最初的相遇,窒息了所有的眷戀。看罷熟睡的紅塵,好想躲開這場倉促的失落,化悲痛為徹悟。倘若真能拋開俗世,仔細想來我毅然可以無情於紅塵裏,帶著一身 疲倦在無限祈盼中懶懶睡去。若可以,做一世外之人,閑看山與水的纏綿,雲與月的糾葛,這大概是我現在最鍾情也願意去做的事。
是啊,不知怎麼 的就開喜歡上了獨自行走,喜歡漫步卵石小道,迎著黃昏尋一份不為人知的寧靜。橙光彌漫,天邊撒下了縷縷清寧,頓時豐名創優品山寨盈了我的閑情。此時,閑看花無言,草無 語,樹無聲,連我自己也不由得安靜了很多。聆聽心跳,窺看心魂,輕輕的一抬頭,才發光陰的步伐已悄然爬上了樹梢,隨後和著斜陽染就了一地泛黃。微風緩緩而 來,馨香旖旎,一枚緋紅的楓葉曼卷而去,輕輕的落在了江面的碧綠中。似乎要化身一葉扁舟,載去所有的憂鬱,駛向新的彼岸。乍一看,又似是熟透的光陰一下又 蒙上了些許青澀,靈動了整個黃昏。我不忍破壞這一份詳和,隨即輕放手中的石塊,拂袖而去。
“回首向來蕭瑟處,也無風雨也無晴”,於我而言, 我更願相信“你若安好,便是晴天”。走過繁忙的時光,嘗盡世間的百味,一顆浮雲心早已鑲嵌在了靜謐的夜晚,枕著清柔的月光欣然睡去。然後我悄悄在一簾幽夢 裏種下一顆菩提,待它發芽滋長觸及我的黎明,予我一傘庇佑,一場與世無爭。
時至今日,任它歲月老去,繁華謝幕,此生我依然願陌上獨自行走,只唯願每逢過處都能夠寂寞不沾身,傷感不留心,每個轉角都能悟到些許清歡。若有來世,我甘願化作一朵蓮花,挽一縷清風東京住宅,吻一片青萍,不爭嫵媚,安寧綻放,獨自風雅,娉婷一段年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