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似乎明白又忘卻了自我

2015082410:38

我不知道為什麼用緣分作題目,我只是知道九州旅遊,我決定寫這篇文章時,腦海浮現的是你的一句話:不知道這算不算緣分。其實那時我就想說,是緣分。我相信緣分,我是緣分忠實的信仰者。
(一)
六月的雨帶走了赤夏,留下了冷清與孤獨。
在孤獨裏,我經由白天黑夜。我默默數著時間的到來,在那夜色彌漫,月光輕舞銀色的發絲,我來到一人的秘境。
看慣了繁星點點,便想成為它們中的一員,不求歲月靜好,但求能夠像星星一樣,給你的前路,點亮燈火。不求天長地久,但求能夠像向日葵一樣,時刻注視著你,知道你的方向。
太多的詩行,太多的遙遠,太多的文字,我無法書寫。突然想成為一片雪花,融化在你的心波;突然想成為一棵麥子,被你高高舉過頭頂;突然想成為一個古箏,在你的心裏簌簌作響。
太多的無奈,讓我沉醉在你的微笑。別了,曾經讓我痛苦的枷鎖。我在追尋,我在行動。如今的我,坐在夜空裏獨自彷徨。還有挑燈,沒有倚欄遠眺,也沒有舉杯邀明月。我只是在凝視,我看到了什麼:你以及其他的孤獨。
(二)
很久以前的夜裏,我習慣了關上心窗。我害怕孤獨,但我更害怕黑夜,因為它能讓我看到孤獨。它是如此的恐懼,像一個黑洞,吸盡我所以的感覺。
如今,我愛上了夜。它不僅擁有嬌豔的容姿,還有引人注目的眼睛。在它的天空裏,我更加認識自己。我知道,我想的人兒是個什麼模樣薑黃,我想要的生活它在何方?
在夜色彌漫時,我悄然打開心窗,迎接你的到來。你,詩一樣的人兒。我,草一樣的活著。我,到底不知道什麼吸引了我?我到底不知道,我是為了什麼?
曾 有人說過:天涯何處無芳草,好女孩多的是,老弟你這麼有才華,追你的人多的是。我明白,錯過了,就再也回不來了。我更明白,心中的芽,早已經壯 大,容不得我回到開始的地方。我不禁輕輕吟詠:四年猶覺歲少,沉默恨寡言……我知道,太多的錯過,已經無法挽回,我仍自以為是的呆在自己的象牙塔裏。不肯 開一扇窗,還說著:我們需要更多的交流,我們不肯打開一扇窗。
歲月靜好,我獨坐在半畝方田。明日今昔,我似乎明白又忘卻了自我。希望到了那一天,在燈火闌珊處,我,能夠覓到你的身影。
(三)
在這充滿奇幻的時光,我們越走越遠,到了最後,也變是到了從前。
與其說我們,不如說是我和你。是的,我還在奮力掙紮著,掙紮著。就像是紮進了湖裏,被水藻纏住了腳,任我掙紮,也逃不出水面。
我不知這樣的生活要到什麼時候,也許嬰兒濕疹,它早該消失,也許。
誰知道呢?或許,我就該這樣守望著。才不會有距離,讓我無法跨越。每當我鼓足勇氣,每當我下定決心,腦海裏總會不自覺的想起那幾句話:社會這麼大,不在一個層面,能走到最後嗎?
它打敗了我,或許我應該放棄這些我所謂的話語。但有時候我真的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走?好多準備,變成了好多無奈。好多驚喜,變成了後悔。
當一行行詩句出現,當一首首詩成卓悅化妝水,當一個個故事發生,我變得不由自主。與其在白天沉淪,不如讓我在黑夜裏復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