遇見你,是我無法隱循的呼吸

2015071712:06

斑斕的喇叭花,沾染水氳的光澤,在新雨過後的陽光下微仰著嬌羞的臉似笑非笑名創優品miniso。夏日的雨還是有點多情,花兒還來不及怒放,便在頃刻的疾雨中無聲凋零。幸好,午後的一米陽光讓幾近零落的花兒重生希望,你看,它又吐露著淡淡的芬芳。這讓憐香惜花的我,心情也從愁雲滿面中漸漸舒展開來。心中的朵朵風絮,在漫漫紅塵中回轉,而思緒早已追尋著千年的腳步落入你的塵世裏。回眸時,幾度癡纏,幾度思戀……

青青子吟,悠悠我心,只為卿傾,相念至今。那風裏的青衣,踏著深淺的足跡,讓人如此銘記?為何千涯咫尺的距離,萬般柔軟的囈語,要承載著四季如芳的眷戀與柔情?沉澱在歲月裏的花,淺笑如你俊朗的面龐,那飄逸的影子,永遠鐫刻在心底,那麼清晰。

尋你,在文字的間隙裏不期而遇,你韻致的文風,讓我如沐唐風宋雨,溫潤著芳香而古典的氣息。當一個個婉約靈動的音符,穿越江南幽長的雨巷,與結著丁香憂鬱的目光對望,心,便沉浸在濛濛煙雨的散韻裏。一次深情的對白,喚醒了遺落在千年夢魂裏刻骨的愛。

你,就那麼,靜靜地走進我,走近,我便從此邂逅一生的不舍不棄。原來,有些眷戀,不是轉山轉水的一程相攜,只為那傾心的驚魂一瞥,就在彈指間成為永恆的淺淺相望名創優品miniso。而我,就這麼,在有你的城裏,畫一個白月光,守著今生美麗的琉璃夢……

生命的蘭舟,駛進歲月的江流。激進了懵懂的年代,早已褪卻了青澀的外衣。歷經風雨的洗禮,或許,內心的安靜才是一種溫婉的狀態。品一杯香茗,拈一盞淡墨,聽一曲清音,以一顆如蓮的心守著一份淡定和從容,不求絕世的容顏,不求傲然的姿態,只想用一顆純淨恬淡的心來守住一個人,一個相知相惜的愛人。

遇見你,是我無法隱循的呼吸,那一刻,天高雲談,一朵花香的世界不再孤寂。那曾經掛在窗前的紫風鈴,如鳴翠的百靈,於西子湖畔搖曳清唱,悅耳的灑落一地雅韻的清脆。旖旎的穿透夜色,熏香了優美的詩行,仿佛由遙遠的詩經裏逸出,深邃的文思溫暖了我善感的靈魂。愛屋及烏,正是因為你,不知不覺間我也愛上了文字,從此,便深耕細讀的無法停止。

白落梅說:人的一生會遭遇無數次相逢,有些人是你看過便忘了的風景,有些人,則在你心裏生根抽芽。那怦然心動的感覺,是沒有理由的喜歡,這喜歡讓一直清高孤立的我也把頭低到塵埃裏,開出一朵花來。你睿智沉穩的素質,高潔嚴謹的品格時時激勵影響著我名創優品miniso,讓我格外珍惜這份緣,小心的呵護著,生怕有半點不盡人意的地方而傷彼此的心。怕你沉默不語,怕你冷漠過後的溫馨,怕你突然悄悄分離……

纖心若水,為你低眉,我願俯拾婉約的姿態,愛你安恬若雲的灑脫純真,愛你不懼不爭的孤高清淩。花開如錦,雨潤沁心,梅雪盛極,心絡依依。花落隨風逐流水,也做紅帆蓋遊魚。

蓮心若水,為你低眉,只為藕荷色的愛。一莖長荷,一袖翠色,逐你,我盈盈而隨,心湖裏滴落一點墨痕找換店,為你研磨,纖指凝香。那一場夏的盛宴,我,一襲荷衣,明眸若水。你,俊逸清眉,形銷骨立。蓮花有夢情為誰?絮絮的低語裏,都是情深厚意。